top of page

民主梯度演化到無國界的全球民主

已更新:2020年12月24日


數據依次表示:排名、總分、選舉及多元性、政府職能、政治參與狀況、政治文化、公民自由。其中每項分數的總分都是10分,而排名第一的挪威,在五項里拿了三項滿分。

顯然,第一梯度國家裡,從國土面積來看,除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以外,沒有一個大國;再把紐西蘭和烏拉圭排除來看的話,沒有一個不是位於歐洲。


而第二梯度則被稱為有瑕疵的民主(Flawed Democracy),第二梯度共有57個國家或地區,它們的領頭羊是剛從第一梯度掉隊下來的日本和美國,


第三梯度則被稱為混合制政權(Hybird Regime),這個梯度主要以非洲、南美及亞洲的一些小國為代表,例如泰國、尼泊爾、厄瓜多及坦尚尼亞等


第四梯度的榜尾-時常因核武實現而登上頭條的朝鮮(五項里拿了兩項0分)、戰火紛飛的敘利亞(有三項0分)、美國的盟友沙烏地阿拉伯、被海灣國家孤立的伊朗、以及前兩年仍處於戰亂的利比亞等。

《經濟學人》還把各個梯度的國家數及人口總數進行了匯總,最終得出,生活在民主國家和不民主國家的人口數基本持平,分別占49.3%與50.7%。

 

所有人類一切的文化、文明,以及衍生的各種所謂的價值,都是演化與適應的產物,目的都是為了存活。每個生命體、族群或物種,其生存的環境都不一樣,從而演化出多樣性的生物,與多樣性的文化。不同文化或文明之間,並無所謂的對錯、高下與優劣的差別。


如果我們完全無視於每一種文化都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體,它有自己的成長經驗,有自己的習性,有自己的思維,有自己的觀點……而以「普世」之名,將某一種價值,直接強加在另一個文化生命體上


台灣在經過二十年的努力之後,終於將文明的普世價值「自由民主」落實在台灣。理論上,台灣人民應該「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」,就如同教改人士當初所描繪的美麗新世界一般。但是,當我們用事實來檢驗後,卻發現殘酷的事實,毫不留情的將我們所堅持的價值摧毀殆盡。台灣奇蹟不見了,台灣產業空洞化而且大量外移,台灣貧富差距開始拉大,台灣國民平均所得停滯不前,台灣人民痛苦指數增高,台灣以民主方式選出的許多政治人物與黑金、弊案糾纏不清……


一百五十年來,「中國」這個文化生命體,受盡東西方帝國主義的凌虐(包括共產主義),幾至亡國。即使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,東西方帝國主義依然不斷在製造中國威脅論,繼續挑撥尚未完全康復的傷口,不斷激戳中國人幾乎亡國的記憶。


「中國」這個文化生命體,基於先前的悲慘記憶,與面對現在這樣持續嚴苛的環境,會有什麼樣的行為與反應?任何中原的執政者,是否都會很本能的盡其一切所能,永遠阻止任何使中國人民再次淪亡的可能?這已經不是「中國的價值認同」的問題,而是「救亡圖存、振興中華」的生存問題!


任何一個生命體,在受盡欺凌幾至滅亡之後,為了追求基本生存權,努力掙扎奮鬥,或許適應不良,或許行為過當,甚至犯錯,都是生存,與價值無關。至於它在追尋生存的過程,是否會因為誤入演化歧途,而遭致滅絕的下場,只有天擇和時間可以來評斷。


就像「蔣經國代表什麼」對台灣同胞的意義一樣。蔣經國代表什麼?蔣經國時代的子承父業,持續戒嚴多年,與柏楊案、江南案的發生,甚至美麗島事件等等,一再說明蔣經國代表專制集權,大概不會有人反對吧?至少,應該不會有人認為蔣經國代表自由民主吧?可是,蔣經國不但代表台灣奇蹟,也同時代表著台灣人最懷念的總統!單就這一點,就已經說明了,任何文化生命都不是均質的,都不是全黑或全白的,都是多面的,都是同時夾雜好與壞、對與錯的。用任何所謂的價值(其實只是一種量尺),如專制集權與自由民主來評價文化生命,都是以偏概全。


現階段,大陸為了生存、脫離貧困(請記著,與價值無關),想在大陸複製台灣奇蹟,是走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之路較可能達成,還是學習所謂落伍的蔣經國式的專制集權之路較可能達成?看看台灣四十年來經歷過的事實,就知道答案是很清楚的!即使如此,我們仍然不可以否認自由民主的價值,更不應該否認自由民主的正確性。事實上,自由民主確實是大陸方面在未來一定要設法努力融入「中國」這個文化生命體的眾多價值之一。只是,請不要再把自由民主無限上綱成為「普世」的價值!

  • 民主與公民素質-- 決定一個社會公民是否有參政的熱情和要求,主要不是公民的受教育程度,而是經濟利益。民主不是由素質決定的,民主是一種利益關係。民主不是會不會能不能的問題,而是給不給做的問題。沒有低素質的公民,只有落後的制度。

  • 民主是由公民支配對公民負責的政府體制

  • 民主是維護社會穩定的途徑 勞資共同體如何建立,不靠資本家的覺悟,而是民主的機制。 * 一是民權運動,廣大民眾實現了以投票權節制資本; * 二是勞動者工資的增長和社會福利保障都通過法律固定下來, 勞工維權組織具有法律地位,並以此保證了全社會消費水平與生產力發展相適應。

當今我國社會最根本的矛盾就是勞資的矛盾,勞動者與資本的力量相比總處於弱勢。所以只有靠發展民主來平衡強勢的資本,才有我們社會下一步的持續和穩定發展。


沒有民眾來制約權力,權力必然會喜愛資本。權力總是投入金錢的懷抱,金錢總是獻媚權力。改革應該是政府和社會、富人和窮人、社會精英和公眾互動的結果。


“民自主”, 這是民主的真諦, 民主的至高境界。沒有民自主便沒有真正的民主。顯然民自主是一個不斷成長的歷史過程。一方面, “民自主”是指民眾共同體或群體中的每個個體的自我主張、自我願望及其自主行為的彰顯。


個體自主是個體行使民主權利的前提, 而個體自主的前提是個體的自由, 而個體自由的基礎則又往往取決於個體的財產狀況。個體財產的有無與多寡及其性質, 決定著個體自由的狀況和個體自主的狀況直至享有民主權利的狀況。


另一方面,“民自主”是民眾共同體或群體中事實上存在著的可以公正、公平、公開地彰顯個體自我主張及其行為的共同體的生態環境, 這種生態環境要求群體範圍內的每個個人都要讓渡一部分個人的“自由”或“自主”, 要求每個人受到一定的限制, 讓每個人都考慮他人的因素, 以利於共同體意志和利益的和諧表達

 
4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普京對美國歷數的七宗罪

聖人不仁,以百姓為芻狗! 普京對美國歷數的七宗罪,可謂是拳拳到肉、刀刀見血。幾乎涵蓋了經濟、軍事、政治、地緣戰略、科技等各個方面,清晰地刻畫出美帝國主義黑社會老大的醜惡嘴臉。 不論是歷史上大肆屠殺印第安人,還是如今瘋狂的掀起戰爭,美帝的罪惡都罄竹難書!今天,全球各國當以普京的發言為契機,揭竿而起、共同討伐不仁不義的美帝! 從美國痛下黑手、來勢洶洶,到美國手段用盡、無計可施。中國的反擊,才剛剛開始!

Comentários


Post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